河池鲜活水产联盟

鳜鱼美,只消原汁原味

小鹰初翔2020-11-14 12:03:12

今日逛大润发买菜,心血来潮,兜了一条鳜鱼回来。

只听说鳜鱼好吃,却还是没吃过,当然也不会知道怎么做。我不管,直接交给小妹。

流传最广声名最高的自然是松鼠鳜鱼。因为其成品形状极像松鼠而得名,它不仅好吃,更好看。据说这是国宴级别的菜。

小妹能折腾,便拿起手机问度娘,这松鼠鳜鱼的做法。然难度系数偏高,过程繁琐之至。其他的倒是不要紧,关键是对于刀工的要求太高,对火候的把握实在太难,终于还是选择放弃。

最终,我们还是选择清蒸桂鱼。

鱼一出锅,我便迫不及待的夹了一筷子送入口中。回头对小妹直呼,果真好吃,反正平常的那些鲫鱼、鲤鱼、秋刀鱼、鲳鱼、鲈鱼,都被比下去了。她赶紧也尝起来,连说:果真名不虚传!我们平日里吃的其他鱼类,真没有这个口感。它除了滋味鲜美之外,还有一种格外的馨香呢!我看,比大闸蟹好多了,还没有那么多七七八八的禁忌。

最有意思的还是闹闹。一周岁多一点的闹闹,但凡清蒸的食物,我们都是给他吃点。这次最终选择清蒸桂鱼,除了那松鼠鳜鱼工序繁杂之外难度较高之外,也有一个原因是,给闹闹留些吃的。

这小家伙,一口吃到这鱼,竟是立马两眼发光了,感觉一下子味蕾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其实以前也让他吃过鱼,不过是鲫鱼。鲫鱼多刺,好不容易挑出一小块不带刺的给他,小家伙也吃得欢,但是表现的非常淡定。跟这一次表现出的眼神、情态,完全两异。

看他这架势,我把米粉减少,为他小小的胃留点吃鱼肉的空间。我边自己吃饭,边间隙地给他投喂米粉和鱼肉。小家伙没吃到一口鱼,就欢叫两声;没有鱼,抿着小嘴咽下食物,皱皱眉头。感觉竟一种“怎么没有鱼呢”的哀叹。

几个回合下来,小家伙已然知道了那美味的来源,眼睛直勾勾盯着盛鱼的那只盘子。甚至,被撕成块状夹起来的鱼肉,他也马上就认识了。竟然一边张嘴抿着我投喂给他带着鸡蛋的米粉,一边小脑袋已转向小姨那边,就瞅着人家刚刚夹起来的鱼肉。那小样子,真笑的我又连声咳嗽(还有一点儿感冒呗)起来。

乃至后来吃完饭了,感觉小家伙还是兴奋不已。看来,以后可以时不时的去弄一点给他吃。毕竟,这鳜鱼肉质鲜美而无小刺,也算是小儿极好的食物了。

鳜鱼,一种家常的可以食用的鱼类,又名鳜花鱼、桂花鱼、桂鱼、鳜花鱼、鳌鱼、脊花鱼、胖鳜、花鲫鱼、母猪壳等。
鳜鱼,系家常的食用的鱼类,又名鳜花鱼、桂花鱼、桂鱼、鳜花鱼、鳌鱼、脊花鱼、胖鳜、花鲫鱼、母猪壳等。是一种凶猛肉食性鱼类,性凶猛,常以其它鱼类为食,幼鱼喜食鱼虾,成鱼以吃鱼类为主。

网上查到,这是一种名贵鱼类。然而说其名贵,其实价钱也不过是鲫鱼的四倍而已。与那“长江三鲜(河豚、刀鱼、鲥鱼)”之类,动辄上千元一斤的价格,实在不可同日而语。比较之下,五十来块一条中等身量的鳜鱼,对于吾辈想要尝点美味的升斗小民,算是价格亲民的不二之选了。

想来,那些个什么“长江三鲜”云云,比黄金还贵的美味该是源于其稀少至极吧。

好在,虽然鳜鱼吃鱼虾为生,却分布广泛还算常见;食量较大,却也还好养易活。所以,咱还是可以时而尝尝的。若如刀鱼一般,贵时能卖到万把块一斤,可还怎么让咱们吃呢!

现况是,鳜鱼四季皆有,不过以农历三月最肥。古诗有云:

西塞山前白鹭飞,

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

斜风细雨不须归。

今日亲口吃到鳜鱼,突然暗自揣测,也许那高唱《渔歌子》的张志和,闲情逸致是假,隐逸官场是假,而唯艳羡鳜鱼的美味是真啊!“桃花流水鳜鱼肥”,美食美景在侧,那一点斜风细雨,自是算不得什么了。又有如吴雯“万点桃花半尺鱼”的赞誉,足见古人对鳜鱼独有的钟情和极高的赞誉。

中国自古就有这么些顶级食客,咱们的美食文化,自是源远流长。乃至近现代什么都落后了,英美帝国用枪炮打破咱大门了,美食依然是世界领先。据说,在美国,几乎每家中餐馆都生意火爆;甚至,都有人开东坡餐馆,专门烹饪跟东坡有关的菜肴。除了身处异国他乡的华裔人士经常光顾以解思乡之情外,很多外国人都垂涎其丰富与美味,必须要每周光顾那么一两次的。中餐,似乎在全球都有大面积占领市场的势头。

前些年,有人面对麦当劳肯德基之类的西方国家的方便便宜的快餐在中国掀起热浪,随之价格节节攀高表示忧虑。那些“爱国志士”告诫国人警惕西方新一轮的文化殖民的,感叹中国美食文化的没落的,不一而足。

在我看来,这些纯属杞人忧天。毕竟,我们谁也没有因为西餐的新鲜,或者便捷,而放弃中餐。要说吃点西餐要担忧文化殖民,那现如今中餐走向西方的势头,比之当年麦当劳肯德基进军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要说美食文化,我看国人对西餐的接纳,正是中华美食文化对多样性丰富性追求的本色反应。换言之,对西餐的接受,对世界各种美食无一例外的接纳,正是咱们中国的的美食文化本身。

回头,我也要在桃花盛开的时节,好好尝这鳜鱼。不管哪个松鼠鳜鱼了,还是原汁原味就好。


Copyright © 河池鲜活水产联盟@2017